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绛潇子

90后 写手 文学

 
 
 

日志

 
 

第二章新生  

2014-12-24 13:56:00|  分类: 武侠小说 念剑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已连着下了半个月了”凌源凭窗而立,自言自语的说着。村里的庄家已淹了近半成,可雨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不知道为什么,凌源心里这次感觉极度不安。“风儿,你过来”凌源把正在练字的凌风叫到身边,伸手把凌风抱在怀里。凌风乖巧的靠在父亲的肩上问道:“爹,这雨还得下多久?我想出去找瑞哥他们玩。”“风儿,雨很快就会停下来,那时候你就可以去外面玩耍了,来我们来说故事”。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雨时小时大,可从来没有停止过。

这日夜里,人们都已安睡,近三更时,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把村民从睡梦中惊醒。手指般大的雨滴丝毫不讲情面的打落下来。凌风躺在娘的怀里。“娘,我怕”。“风儿不怕,风儿不怕,有娘在,不怕。”凌源起了床。说道“今年这水恐怕不会这般简单了,我去通知村民向高些的山地走。”起身穿上衣服,撑起一把伞出门去了。其实凌源还是低估了这水,出了门,一阵风猛的从谷里出来,吹得他几乎站不住脚,很艰难的行走,一家一家的说明情况,并告诫快速撤离。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飞逝着,南面的河水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漫过了河堤,正像村子进发。村民们却不知道,在黑夜里是不容易摸清楚河水的情况的。一道如古树丫的闪电凭空出现在村子的上方,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响彻天地间的巨雷。雨下得更猛更大了,谷里的水像魔鬼一样张开的血盆大口,在村民都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村子被那张血盆大口一吞而下,一声惨叫的声音都没发出来,就迅速沉默,雨还再不停的猛下着,河水把村子不知道带向何方?村子就在这场风雨中化为尘埃,一滴痕迹也不留下。

村子后山的顶上,有一个妇女和一个小孩的身影。正是凌风和他的母亲。原来,凌源出门以后,妻子看情况越来越恶化,就写了一封书信,独自带着凌风往屋后的后山爬去。母子俩就在这可怕的黑暗里摸索着,雨水早就湿了全身,凌风被冷的瑟瑟发抖,在妇人的怀里哇哇大叫。这哭叫的声音被雨声淹没得一干二净。村子被淹没了,村里除了他们无一生还。坐在后山的顶上,凌风已经昏死了过去。只剩这个可怜的妇女在黑夜里为丈夫和村民的逝去嘶吼,最后也无力的失去知觉。跟着昏死过去了。除了风雨不停的怒吼,一切都沉寂了,一种惨绝人寰的悲伤气氛在天地间弥漫开来。

当妇女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凌风仍然睡在旁边,气息微弱,脸色发白,嘴里呢喃着,“爹,爹,娘,风儿怕”妇女已是悲痛欲绝,想着平日里丈夫的好,恨不得随了丈夫一同死去。看看山下的村子,那里还剩下半点影子。一切都没了。雨还是下着,她的眼泪像顺着脸颊流下来,瞬间被雨水冲淡。她的眼前一片模糊。抱起凌风,她决定离开,离开这里。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留念了。为了凌风,她不能死去。更何况凌风已是危在旦夕,她想,若是风儿也注定活不成了,她再死去也不算迟。

雨越来越小了,水也渐渐的消减下去,村子原来的地方凸显出来了,只剩下一块块石头和一堆堆泥沙。妇女抱着凌风在原来的山路上绕着山一刻不停歇的走着,她要尽快遇到人,不然风儿就很危险了,她这样走着。凌风着一直昏迷不醒。不知道过了多久,路上的一个妇女抱着儿子蹒跚的走着,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湿透的衣服上满是稀泥,最后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晕倒了,母子俩就这样躺在路上。

凌风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眼睛很沉重的睁开,屋子好像左摇右摆的动个不停。嘴里叫着,“娘,娘,爹,风儿怕,你们在那里?”“孩子,你醒了?”一个老者走到床旁,摸摸凌风的额头,又听见凌风说的零碎的语言,心中不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接着喂了凌风汤药,出了屋子去。

凌风在床上已经三日了,精神恢复起来。这日,老者又来喂药。凌风问到:“老爷爷,我娘呢?你看见了吗?我和她是在一起的。”老者含糊的答应着,“小娃娃,你还要好好休息,我没有看到你娘,等你好了你自己去找好吗?”凌风乖巧的点了点头。老者又问“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晕倒在路上。”“我叫凌风,大水淹了我爹和村子,我和娘逃了出来。接着我就不知道了。”说完凌风已经满眼泪水了。老者把他搂在怀里,说道“孩子,不用怕,你受苦了,可是你比你的村子幸运,你活了下来,以后定要带这村子的希望坚强的活着。六岁的凌风安静的听着,又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个月后,凌风已经大好了。只是因为村子的淹没,爹和娘的离开,让他脸上挂满了忧伤。这些老者都看在眼里。暗自叹了口气。原来,事情是这样的,老者上山采药,无意中遇到他们娘儿俩昏死在路上。就救了他们。回到自己的小茅屋,孩子和妇人都已是危在旦夕,孩子经过抢救活了过来,而妇女因为过度的疲劳,生存愿望薄弱,最终无力回天。妇人死时其实已经说明了情况,并留下遗言,让这位好心的隐士老者收留儿子凌风,并拜托照顾。老者答应了下来,但当时凌风的身子虚弱,经不起丧母的巨痛,于是这事就这样被瞒了下来。   

 凌风下了床,出了门,这是获得新生后再次脚踏实地,可是幼小的他始终高兴不起来。这是一个小木屋,很淡雅别致,屋前是一片竹林,竹林里有一块大石头做为桌子,有两个石凳分别放在大石头的两边。屋后有一条浅浅的小溪,站在屋前就可以听溪水流动的声音,由于凌风心里的悲伤,特别不愿意再听到水声。老者则是一个避世的高人,一个人找到这里生活了下来。凌风亲切的叫他爷爷。凌风在这里生活了下来,和爷爷去采药,听爷爷的箫声,或是在竹林里的大石上下棋,爷爷又教他练武,生活又这样展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

在竹林外的一个小山坡上,一个十二岁少年正在一个火堆旁烤着一只肥美的山鸡,香飘四溢。正是凌风,转眼已是三年过去了,现在的小凌风身手可是一绝。在老者的教导下,凌风的武艺可谓一日千里,进步神速。在老者眼里,他是个武学天才,尽得真传。特别在剑道天赋更为明显。凌风一身略为陈旧的衣服,头发理得也并不漂亮,但眼神却是犀利至极。这几年下来,凌风的心病渐渐的抛在脑后,性格活泼起来,只是在一个人安静的时候才会想起那些模糊不清却又伤心欲绝的往事,但在爷爷面前他从不表现出来,免得爷爷担心,他知道爷爷对他已经顶好,也是他在这世上的唯一亲人,所以他不能让爷爷担心。只是,在他心里一直想找娘,这个想法让他对武学情有独钟,武学的潜力被彻底激发出来,又遇到这位隐士高人的细心调教,可谓是如鱼得水。“风儿”只听小屋里老者的呼声,凌风在小山坡上飞跑起来,到了竹林外围,纵身一跃,借着一根绿竹腾空而起,在竹林中奇快的向小屋方向飞去,偶尔借力于林间的竹,一阵飞舞,稳稳的落在老者前面,手里还拽着刚烤的山鸡。“又顽皮了,快练功,不然爷爷打屁股了”话却是老者微笑的说出来的,显然凌风现在的状态已经很使他满意了。小凌风撅了撅嘴,接着又扮了个鬼脸,嬉皮笑脸的练功去了。


看更多,百度搜索《念剑随风》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